永远在睡觉的森海

在下森海,请多指教
除了能睡,也没啥子特长了…
垃圾画手 严重ooc选手 网瘾少年 懒癌晚期
宇宙无敌大白嫖xxxx
沉迷游戏,无法自拔
本体考拉

『战争结束了。』
『……』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在学校画的唯一还算行的俩字
2p兔子胤

背景大概是李若胤与幽桐分开后的第一次相遇,那时幽桐已完全活骸化
其实小律师拿的是幽桐的项链
画完后发现好多错(:3_ヽ)_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尤沙】尤小沙日常1

ooc
可能有线蒲,艾利
主尤沙
幼儿园笔文
私设有
尤小沙视角
以上OK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大家好,我叫尤小沙。(๑‾ ꇴ ‾๑)
性别男(๑‾ ꇴ ‾๑)
今年7岁。(๑‾ ꇴ ‾๑)
是个路痴_(:з」∠)_
我有两个爸爸,一个叫尤利西斯,一个叫沙银.
欸?!妈妈??!(´°Δ°`)
尤小沙没有妈妈的说QuQ(好羡慕线小蒲的说QuQ)
线小蒲说武力值低的是妈妈QuQ
可是尤小沙我我不知道啊QuQ
两个爸爸的武力值都好高的说QuQ
每次打(jia)架(bao)的时候屋子必没QuQ
听艾文姐姐说那个在下面那个就是妈妈QUQ
尤小沙表示我是蒙蔽 QuQ
爸爸的门锁的好严啊QuQ
我才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孩子呢罒ω罒
于是!!!
我去听墙角了(*/ω\*)
但是!!!
房间是隔音的゜・(PД`q。)・゜
今天尤小沙也为妈妈的问题而烦恼呢

【尤沙】26字微小说(应该是叫这个吧)

尤沙向
私设有
幼儿园笔文
以上OK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ctive.活跃的,积极的
沙银觉得尤利最后活跃的时候是在晚上。

blouse.(女式)短上衣,衬衫
沙银衬衫的扣子以前从来没有扣好过,但是现在穿的扣的非常。

coat.外套,外衣
艾文偶然发现哥哥的衣柜里有尤利的外套。

direct.直接的,直率的
在婚礼上,尤利亲吻了属于他的新娘。直接的无视了正要念词的记录官姐姐。

enemy.敌人,仇人
谁都不明白他们是怎么从敌人变成恋人的。

electrocute.触电而死
尤利十分担心沙银会不会使用灰狼的时候会不会触电而死。

Flash.闪光
巴尔泽萨家族中闪光点除了线蒲,还有尤沙。想到这里艾文默默抱紧了身旁的莉莉。

game.游戏,运动,比赛
自从结婚以后,尤利和沙银的比赛就从地上转移到了床上。

haemorrhage. 出血(尤指大出血)
“听记录官说生孩子的时候会大出血。”
“我是男的。”

igiotism.白痴
红毛是个白痴,银毛是个傲娇。

kick.踢,踹
沙银总是一脸嫌弃的把某个求欲不满的踢下床。

lady.女子,女士
艾文表示哥哥最近经常失踪,并且好奇跟尤利领证的银发女子是谁。

manner.方式,方法,礼貌,礼仪
我就说土著人怎么会讲礼仪嘛,艾文想,并拍下了照片。

nod.点头
喝醉后的沙银格外的乖巧,无论别人说什么都点头,于是就发生了一下情况:
“来做吧!”
点头
然后拉灯

ours.我们的
沙银是尤利的,尤利是沙银的,他们发的狗粮是我们的。

pink.粉红色的
艾文总能看到漂浮在尤沙周围的粉红色泡泡。

queen.女王,王后
其实沙银是个女王受。

rest.休息
沙银需要休息,特别是晚上。

shoulder.肩,肩膀
壁咚地咚床咚肩扛公主抱摸头杀夜袭等,沙银被都亲身体验过来。

task.任务,工作
“尤利,能放开我吗,我还有任务。”沙银看着抱在腰间的手。
“我也有任务的。”红发的少年凑近沙银的耳边说。“那就是吃掉你”

uniform.一样的,制服
尤利非常喜欢沙银的制服。

 vampire. 吸血鬼
尤利不仅仅是个吸血鬼,还是个混蛋。沙银扶着自己的腰咬牙切齿的想。

zoo.动物园
动物园?用去吗?沙银淡定的看着床上的红毛大型犬。

【尤沙】 愿望 1

由奇迹暖暖一个活动想到的
人物ooc
幼儿园笔文
有原创人物
灰狼系统拟人设定
以上OK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第一章  对错
        Too long right and wrong, good and evil have been inverted by false prophets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《圣经》
※对与错,善与恶被荒谬的预言家们颠倒错乱得太久了!
          Z市郊外的废弃医院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        蓝色的长发随着动作微微摆动着,蓝色的瞳孔中进是笑意。“好久不见,沙银大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关临寒舍,有何贵干?”记录官,恶魔,签约者人类博士。沙银默默回想和这个的任何有关信息,可无奈只有这些。
        “沙银大人真的是说笑了,这怎么会是寒舍。”
      「这里可是怪物与恶魔的根据地。」
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的,我这个医生从不欢迎恶魔。”沙银皱眉。
       「你的目的是什么?」
         “只是想替博士向你说一声感谢。”记录官笑着回答:“感想实现了他的愿望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恶魔的感想我可接受不起。”伸手按住那只在怀里正打算咬人的黑猫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么。”把怀中的猫放到地上
          “直接把话说挑明吧。” 沙银眯起了眼,看了过去:“到底你想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欸欸欸,真不愧是沙银大人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只是想让你帮一个小忙而已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这就是你求人的礼节?”沙银眯眼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黑色石碑。
         黑石碑静静悬浮在沙银的四周,仿佛下一秒就会向他撞去。但对沙银没有任何威慑力。“什么忙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只是想让沙银大人你救一个孩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救人?进Z市直走20公里右转不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可是一个身患绝症的孩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现在还有绝症?”沙银轻笑着:“纯病毒体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。”记录官回答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现在人们不是最反对这个么。”沙银摸了摸黑猫的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并不认为这个是错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与错,善与恶已经被荒谬的预言家们颠倒错乱得太久了,不是吗?”记录官姐姐的眼神变的犀利起来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不要问我最后一句是什么,我不知道(望天)
依旧短小